WJ13-4-08:我们的信念

浅墨,04-19-2015

在过去二十多年时光里,阿晴不知道什么是信念,也从未思考过什么是信念,人活着为什么要有信念。直至某天,她与朋友出游缅甸,在那里她接触到了昂山素季的事迹,这才触发了她对信念的思考。什么是我们的信念?

昂山素季以她不懈的坚持回答了什么是我们的信念。

昂山素季出生在缅甸仰光一个颇有政治背景的家庭里。他父亲昂山将军是带领缅甸独立的领袖。1947年,昂山素季的父亲被政敌暗杀后,她随出任印度大 使的母亲前往印度学习,后留学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大学时期,她结识了英国人迈克•阿里斯,于1972年俩人走向结婚殿堂。他们在英国度过了很长一段幸福 的时光,直至母亲病危的消息传到昂山素季耳中。

1988年,为照顾卧病的母亲,昂山素季返回缅甸。也是在同年的8月8日,缅甸爆发大规模要求民主的抗议活动,军政府向成千上万的示威者扫射,造成 5000余人死亡。从英国归来的昂山素季在照顾母亲的医院目睹了鲜血淋漓的惨案,为此她痛心疾首。于26日,在仰光瑞光大金塔下对聚集的50万名示威者发 表演讲。从此,昂山素季为了争取一个自由的缅甸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留下,即使有生命危险,她也从未害怕,从未退缩。

1989年4月的一天,在缅甸的一个小镇街头,正在进行巡回演讲的昂山素季被一队士兵拦住。他们威胁道:“我命令你们立即散去,如果你们再敢往前一 步,无情的子弹就要与你们对话。”面对冰冷的枪口,昂山素季让民众站在了一边,独自一人走向枪口。现场顿时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支持者们和其他士兵都惊慌 地待在原地。此刻的昂山素季,双眼向天空望去,然后逼视着军官,她毫无畏惧。相持的最后一刻,带队的少校命令士兵不要开火,最后只得鸣金收兵原路返回。

OB-RR915_michel_G_20120207115410.jpg

网络图片:昂山素季面对一排排机关枪

除了生命遭到威胁,昂山素季在缅甸的岁月里一直遭受软禁。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组建了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总书记。在她的号召下,民盟很 快发展壮大,成为全缅最大反对党。两年后她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胜利,但选举结果被缅甸军政府作废。其后21年间她被断断续续软禁在其寓所长达 15年之久。当丈夫在英国病危时,她担心一旦离开,软禁她的军方领袖就会禁止她永远回到祖国。最后,她选择了留在缅甸,放弃见自己丈夫最后一面。她说: “我家庭的分离,是我争取一个自由的缅甸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截止到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才终于获释。

什么是我们的信念?在昂山素季看来:追求自由、民主,消除集权主义是我们的信念。较之于昂山素季,中国的柴玲显得差强人意。

1989年北京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六四运动,柴玲是这场运动中的学生领袖,也是天安门广场绝食倡导者之一。六四事件后,柴玲、封从德夫妇被中国政 府通缉。在被通缉的途中,柴玲委托金培力给她做一个录像,向外发表。在录像中柴玲表示:其实我们就是期待流血。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的观念。 因柴玲的这些言论,随后遭到人们的强烈谴责,也因此事柴玲表示伤透了她的心。后来,柴玲声称这是她退出民运人士行列的主要原因。

20多年过去了,昔日学生领袖已彻底改换面孔。当年从香港逃离中国大陆的柴玲,在抵达巴黎不久后辗转去了美国求学。事实上,早在去美国之前她已与封 从德离婚,后与美国人罗拔•马丁结婚。婚后的柴玲不再参与任何民运活动,而是专心闷声发大财。夫妻俩共同创办了一家电脑公司,柴玲担任总裁至今。2012 年,在六四运动二十三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柴玲以英文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原谅他们》的公开信。信中说:“因为耶稣,我原谅邓小平和李鹏。我原谅1989年冲 进天安门广场的士兵们;我原谅现任的中国领导人,他们仍然继续压制着自由并实行残酷的一孩政策。”

阿晴意识到,昂山素季与柴玲所作所为,所折射出来的是不同文化背景下所产生的信念差别。昂山素季有信念,这样社会背景下的人们有信念,而柴玲没有信 念,所产生她的那个社会背景下的人们也没有信念。自由、民主与和平的愿望是每个人的信念,在缅甸社会中这样的信念是那样的普及,为何在中国社会这样的信念 却遍地难寻。阿云左思右想不得其道。太阳西下了,阿晴难过了;夜黑了,阿晴迷茫了。阿晴看不见路在何方,她向高人寻径问道。高人告诉她:信念是我们的财 富,中国教育没有教会人们什么是我们的信念,没有让人们具备信念,也没有告诉人们为什么要有信念,更没有告诉人们这是他们自己的财富。教育的缺失,令他们 不懂什么是我们的信念。今天阿晴终于懂得什么是我们的信念,她喜极而笑,她面朝大海大声喊出:追求自由与民主是我们的信念,也应该是所有中国人的信念。

 

———————————————————————-

若浅墨,01-12-2015

在古代,国家选拔人才全部依靠科举考试。直至清朝末期的1909年,地方科举考试才真正废除,代之以美国式的西方教育方式。红朝谋取政权之 后,教育模式改向苏联方式发展,于1955年正式设立高考制。从此,新一轮的“一教统天下”的思想开始浇灌红朝亿万子民。经历六十多年的教育洗礼,红朝子民已被改头换面了一番。人们似乎丧失了一个正常人本该具备的某种能量。比如:我们的信念。

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时光里,我从未思考过什么是我们的信念。直到有一天,当飞机穿越蓝天,经历千山万水之后,我迎来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此刻我已抵达了美国本土,见到了期盼已久的涵石老师。是他告诉了我什么才是我们的信念,昂山素季为例,来进行诠释。

昂山素季在英国原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她放弃了英国优越安逸的生活,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土。1988年8月8日,缅甸爆发大规模要求民主的抗议活动,军政府向成千上万的示威人群扫射,造成 5000余人死亡。从英国归来的昂山素季在照顾母亲的医院目睹了鲜血淋漓的惨案,为此她痛心疾首。于26日,在仰光的瑞光大金塔下对聚集的50万名示威者发表演讲。在集会上,身着雪白长裙的昂山素季就宛如那天外的圣洁天使。她那慷慨激昂的神态,铿锵有力的声调,掷地有声的言辞,令所有在场的民众热血沸腾。

用和平的方式争取民主是昂山素季所一贯提倡的,她那双明亮的眼睛永远在传递一个坚定的信念。即使士兵包围她的住所,甚至拿枪对准她的胸膛时,她也没有任何的畏惧与妥协。1989年4月的一天,在缅甸的一个小镇街头,正在进行巡回演讲的昂山素季被一队士兵拦住。他们威胁道:“我命令你们立即散去,如果你们再敢往前一步,无情的子弹就要与你们对话。”面对冰冷的枪口,昂山素季让民众站在了一边,独自一人走向枪口。现场顿时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支持者们和其他士兵都惊慌地待在原地。此刻的昂山素季,双眼向天空望去,然后逼视着军官,毫无畏惧。相持的最后一刻,带队的少校命令士兵不要开火,只得鸣金收兵返回。

在被软禁的时光里,昂山素季仍然没有放弃心中的信念。她曾尖锐地指出缅甸悲剧的根源:“强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系统的一部分。”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组建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总书记。在她的号召之下,民盟很快发展壮大,成为全缅最大的反对党。两年后她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的胜利,但选举结果被缅甸军政府作废。其后21年间她被断断续续软禁在其寓所中长达 15年之久。虽然昂山素季身体被软禁了,但是她的信念从未被软禁。

当丈夫在英国病危时,她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担心一旦离开,软禁她的军方领袖就会禁止她永远回到祖国。因此,她选择了留在缅甸,放弃见自己丈夫的最后一面。她说:“我家庭的分离,是我争取一个自由的缅甸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尽管昂山素季遭遇种种非人的痛苦,但是她从未放弃过自己追求民主的信念,这 是在红朝的教育之下,我们从未接触过的。

昂山素季的灵魂是纯净的,她的眼神是纯净的,她总能向外传递一种力量。让邪恶在她的面前变得软弱;让支持她的人变得勇敢;让不支持她的人变得胆怯。 她是缅甸之花,她是亚洲最具魅力的女性,同时她也是一位能在一排机关枪下勇往直前的传奇女性。她信奉普世价值,在意识形态上与缅甸是那样的相违万里。她在被千夫所指的同时也被众望所归。

通过昂山素季的实例令我明白了什么是我们的信念。这理应是我们的财富,理应是我们的私人财产,可是却被红朝教育却剥夺了;这理应是教育之中必备的元素,可是我们的教育从未教会我这些。古代教育讲究仁、义、礼、智、信,今天的红朝道德败坏,乱象丛生。教育教育,何为教育?教育应该把一个人教成 人格健全的人,而非一个精神残障者。如果红朝教育毁人不倦,我们还需要继续接受这样的教育吗?

1 comment to WJ13-4-08:我们的信念

  • 忆言

    1. 第一段除了最后一句,其余和人的信念没有关系,建议重写。
    2. 既然后面没有再提起,建议取消与涵石老师相关的文字,多余且令人糊涂。
    3. 文章中间段落记叙暂时可以。
    4. 文章主题落在“信念”上,而不是素季这个人,倒数第二段更应该是议论高潮的位置。目前来看,有跑题现象。
    5. 本文议论不够。除了素季,还有没有人是凭着信念取得了成功?信念应该属于少数人的,还是多数人的?信念对人的影响是什么?中国人有信念么?与其他国家人的信念有什么不同?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