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13-2-04:解析《云南的歌会》

浅墨,04-02-2015

《云南的歌会》是沈从文的一篇文章,被收录于初中语文课本,成为学生欣赏学习散文写作的典范。文章通过对“山野对歌”、“山路漫歌”、“金满斗会”三种不同场面的民歌演唱的描写,向人们展现云南的歌会景象。而仔细分析之后,发现此文存在不足,不宜作为散文写作典范。

主题是一篇的核心,主题不明确是此文的问题之一。此文标题为《云南的歌会》,重心落于“歌会”一词,为贯穿全篇的形式主题,亦为线索。而文章开篇以 “诗歌” 、“歌舞”道来,视为偷换主题、文不对题。文章开篇作为全文之首,具有连接读者,过渡和引出全文中心思想之作用,视为统领全文主旨的基础。在《云南的歌 会》 一文中的开篇,难寻作者写文之意,即找不到明确的主题陈述句。作者写此文想要表达的思想,读者难以捕捉,这便如同失去思想的人,混乱不堪。

逻辑是文章流畅的基础,逻辑混乱是此文的问题之二。当段落间和句子间出现思维跳跃,可视为结构混乱。原文旨在写歌会,文章自第二段起,开始出现不同 情况的跳跃性描述。如:第二段本是写山野对歌,而段尾却突然描写歌妇。行文至第三段,全段转而描写昆明附近村子的年轻女人,这段可上一段可说是毫无逻辑关 系。 此外,句子间的连接也存在问题。如:文章第四段,将赶马女孩与鸟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来描述,读者不知道作者这是要描绘赶马女孩的歌声还是鸟儿的歌声。思维跳 跃直接引致文章逻辑混乱不堪,如同一堆缠绕不开的枝条,乱而毫无美感。

词汇是用来点缀文章的,而堆砌词汇则是此文的问题之三。作者企图使文章变得生动形象,使用形容词(至少有六十多个)和动词过多,以第四段为例。如:美妙有情的、慢吞吞 的、花茸茸的、油亮亮的等等词汇全部都堆砌在一段之中。除了堆砌形容词,堆砌的动词读着令人心生厌烦。如: 赶、骑、走、点头、矗起、瞪着、一喝、扑着、掠地飞去等词。这些堆砌的词汇没有给文章增添任何美感,反而在读完此文后,感觉是象一副随意涂抹的杂画,而堆 砌的词汇则犹如绘画板上随意涂抹的颜料,杂乱之于令人难以入目。

针对上述各项问题,根据《中国当代文集》的散文创作标准,对《云南的歌会》这篇文章进行修改(详见附件二)。首先提炼主题,裁剪与主题无关的内容; 其次为使文章变得流畅,增加思维逻辑使行文连接起来;最后升华主题,增加真实主题使文章寓意变得深刻。修改后的文章较之原文简洁、结构层次清晰、内容流 畅。但不论后人如何修改,作者最初的写作思想仍无处寻踪。

通过以上解析,可以看到这篇文章主题不明确,逻辑混乱,堆砌词汇。可以确定这就是一篇渣文,沈从文就是一位渣文作者。而在中国,沈从文是教授,是杂志编辑,更是名家。由此可见,红 朝 教育将名家和正确、真理画上了等号,以致社会渣文泛滥,臣民尽失正确的价值观。而类似的渣文,在红朝的教科书中还有很多,学生深受其害。

————————————————————————–

霏雪,11-18-2014

《云南的歌会》出自沈从文之笔,被选入八年级语文课本,成为学生欣赏学习散文写作的典范。文章通过对“山野对歌”“山路漫歌”“村寨传歌或金满斗会”三种不同场面的民歌演唱的描写,向人们展现云南的歌会景象。而分析之后,会发现此文存在不足,不宜作为散文写作典范。

主题是散文的核心,而此文存在主题不明的不足。此文文题为《云南的歌会》,重心落于“歌会”一词,为贯穿全篇的形式主题,亦为线索。而文章开篇以“诗歌” “歌舞”道来,视为偷换主题、文不对题。散文开篇作为全文之首,具有连接读者,过渡和引出全文中心思想之作用,视为统领全文主旨的基础。在《云南的歌会》 一文中的开篇,难寻作者写文之意,即找不到明确的主题陈述句。作者写此文想要表达的思想,读者难以捕捉,这便如同失去思想的人,混乱不堪。

逻辑是散文流畅的基础,而此文存在逻辑混乱的不足。段落间、句子间出现思维跳跃,视为结构混乱。原文旨在写歌会,文章自第二段起,开始出现不同情况的跳跃 性描述。第二段本是写山野对歌,而该段尾突然笔锋直转而描写写对歌妇女的爽朗,视为偏题;行文至第三段,全段转而描写昆明附近村子的年轻女人,视为跑题。 此外,句子间的连接不足使得全文愈显混乱。文章第四段将人与自然的声音混起描述,上一句描写赶马少女的山歌,下一句描写对象突然移至鸟儿,而后又转回叙述 赶马少女。思维跳跃直接引致文章逻辑混乱不堪,如同一堆缠绕不开的枝条,乱而毫无美感。

针对上述各项问题,根据《中国当代文集》的散文创作标准,对《云南的歌会》这篇文章进行修改,详见附件二。首先提炼主题,裁剪与主题无关内容;其次修改文 章流畅度,增加思维逻辑使行文连接起来;最后升华主题,通过对文章内容的提炼升华主题,增加真实主题使主题提升。修改后的文章较之原文更简洁、结构清晰而 内容流畅,主题亦得到适当提升。但不论教材编者如何添加结尾,亦或者后人修改提升主题,作者最初的写作思想仍无处寻踪。

通过解析《云南的歌会》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确定这就是一篇渣文,沈从文就是一位渣文作者。而在中国,沈从文是教授,是杂志编辑,更是名家。由此可见,红朝 教育将名家和正确、真理画上了等号,以致社会渣文泛滥,而臣民尽失正确的价值观。而类似的渣文,在红朝的教科书中还有很多,并不断地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中国 人。

附件一:云南的歌会(教科书原文)

云南本是个诗歌的家乡,路南和迤西歌舞早著名全国。这一回却更加丰富了我的见闻。

这是种生面别开的场所,对调子的来自四方,各自蹲踞在松树林子和灌木丛沟凹处,彼此相去虽不多远,却互不见面。唱的多是情歌酬和,却有种种不同方式。或见 景生情,即物起兴,用各种丰富比喻,比赛机智才能。或用提问题方法,等待对方答解。或互嘲互赞,随事押韵,循环无端。也唱其他故事,贯穿古今,引经据典, 当事人照例心中一本册,滚瓜熟,随口而出。在场的既多内行,开口即见高低,含糊不得。所以不是高手,也不敢轻易搭腔。那次听到一个年轻妇女一连唱败了三个 对手,逼得对方哑口无言,于是轻轻的打了个吆喝,表示胜利结束,从荆条丛中站起身子,理理发,拍拍绣花围裙上的灰土,向大家笑笑,,意思像是说:“你们 看,我唱赢了”,显得轻松快乐,拉着同行女伴,走过江米酒担子边解口渴去了。

这种年轻女人在昆明附近村子中多的是。性情明朗活泼,劳动手脚勤快,生长得一张黑中透红的脸,满口白白的牙齿,穿了身毛蓝布衣裤,腰间围了个钉满小银片扣 花葱绿布围裙,脚下穿双云南乡下特有的绣花透孔鞋,油光光辫发盘在头上。不仅唱歌十分在行,大年初一和同伴各个村子里去打秋千,用马皮作成三丈来长的秋千 条,悬挂在路旁高树上,蹬个十来下就可平梁,还悠游自在若无其事!

在昆明乡下,一年四季早晚,本来都可以听到各种美妙有情的歌声。由呈贡赶火车进城,向例得骑一匹老马,慢吞吞的走十里路。有时赶车不及还得原骑退回。这条 路得通过些果树林、柞木林、竹子林和几个有大半年开满杂花的小山坡。马上一面欣赏土坎边的粉蓝色报春花,在轻和微风里不住点头,总令人疑心那个蓝色竟象是 有意摹仿天空而成的。一面就听各种山鸟呼朋唤侣,和身边前后三三五五赶马女孩子唱的各种本地悦耳好听山歌。有时面前三五步路旁边,忽然出现个花茸茸的戴胜 鸟,矗起头顶花冠,瞪着个油亮亮的眼睛,好像对于唱歌也发生了兴趣,经赶马女孩子一喝,才扑着翅膀掠地飞去。这种鸟大白天照例十分沉默,可是每在晨光熹微 中,却欢喜坐在人家屋脊上,“郭公郭公”反复叫个不停。最有意思的是云雀,时常从面前不远草丛中起飞,扶摇盘旋而上,一面不住唱歌,向碧蓝天空中钻去。仿 佛要一直钻透蓝空。伏在草丛中的云雀群,却带点鼓励意思相互应和。直到穷目力看不见后,忽然又象个小流星一样,用极快速度下坠到草丛中,和其他同伴会合, 于是另外几只云雀又接着起飞。赶马女孩子年纪多不过十四五岁,嗓子通常并没经过训练,有的还发哑带沙,可是在这种环境气氛里,出口自然,不论唱什么,都充 满一种淳朴本色美。

大伙儿唱得最热闹的叫“金满斗会”,有一次在龙街村子里举行,到时候住处院子两楼和那道长长屋廊下,集合了附近几个乡村男女老幼百多人,六人围坐一矮方 桌,足足坐满了三十来张桌子,每桌各自轮流低声唱《十二月花》,和其它本地好听曲子。声音虽极其轻柔,合起来却如一片松涛,在微风摇荡中舒卷张弛不定,有 点龙吟凤哕意味。仅是这个唱法就极其有意思。唱和相续,一连三天才散场。来会的妇女占多数,和逢年过节差不多,一身收拾得清洁利索,头上手中到处是银光闪 闪,使人不敢认识。我以一个客人身分挨桌看去,很多人都象面善,可叫不出名字。随后才想起这里是村子口摆小摊卖酸泡梨的,那里有城门边挑水洗衣的,此外打 铁箍桶的工匠家属,小杂货商店的老板娘子,乡村土医生和阉鸡匠,更多的自然是赶马女孩子和不同年龄的农民和四处飘乡赶集卖针线花样的老太婆,原来熟人真不 少!集会表面说辟疫免灾,主要作用还是传歌。由老一代把记忆中充满智慧和热情的好听歌声,全部传给下一辈。反复唱下去,到大家熟习为止。因此在场年老人格 外兴奋活跃,经常每桌轮流走动。主要作用既然在照规矩传歌,不问唱什么都不犯忌讳。就中最当行出色是龙街村子一个吹鼓手,年纪已过七十,牙齿早脱光了,却 能十分热情整本整套的唱下去。除爱情故事,此外嘲烟鬼,骂财主,样样在行,真象是一个“歌库”。小时候常听老太婆口头语:“十年难逢金满斗”,意思是盛会 难逢,参加后,才知道原来这种会,只有正当金星入斗那一年才举行的。

同是唱歌,另外有种抒情气氛,而且背景也格外明朗美好,即跑马节跑马山下举行的那种会歌。

西南原是诗歌的家乡,我住云南乡下整整八年,所听到的不过是极小范围内一部分而已。解放后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生活日益美好,心情也必然格外欢畅,新一代歌手,都一定比三五十年前更加活泼和热情。唱歌选手兼劳动模范,不是五朵金花,应当是万朵金花!

附件二:云南的歌会(修改文)

歌会又称“赶坡”、“赶坳”,侗族等少数民族岁时风俗,亦是云南民俗瑰丽的一笔。云南本是个民谣的家乡,路南和迤西的歌会早著名全国。此回走近云南的歌会,却更加丰富了我的见闻。

对调子是云南歌会一种生面别开的场所。姑娘小伙四方而来,各自蹲踞在松树林子和灌木丛沟凹处,彼此相去虽不多远,却互不见面。歌声四伏而起,多 是情歌酬和,方式却各自迥别。或见景生情,比喻叠出;或以歌代问,等待答解;或互嘲互赞,随事押韵,循环无端。也唱其他故事,贯穿古今,引经据典,当事人 照例心中一本册,滚瓜熟,随口而出。在场的既多内行,开口即见高低,含糊不得。所以不是高手,也不敢轻易搭腔。

活泼爽朗的年轻对调女人,亦是云南歌会一道美不胜收的景观。一张黑中透红的脸,满口白白的牙齿,穿了身毛蓝布衣裤,腰间围了个钉满小银片扣花葱绿布 围裙,脚下穿双云南乡下特有的绣花透孔鞋,油光光辫发盘在头上。姑娘性情明朗活泼,对起调子来更是悠然上手。那次见闻一个年轻妇女一连唱败了三个对手,逼 得对方哑口无言,于是轻轻的打了个吆喝,表示胜利结束。从荆条丛中站起身子,理理发,拍拍绣花围裙上的灰土,向大家笑笑,拉着同行女伴,走过江米酒担子边 解口渴去了。

除姑娘的对调子声以外,云南处处都可以听到各种美妙有情的歌会。骑一匹老马,经过开满杂花的小山坡,一面欣赏土坎边的粉蓝色报春花,一面听各种山鸟 呼朋唤侣,和身边前后三三五五赶马女孩子唱的各种本地悦耳好听山歌。赶马女孩子年纪多不过十四五岁,嗓子通常并没经过训练,有的还发哑带沙,可是在这种环 境气氛里,出口自然,不论唱什么,都充满一种淳朴本色美。淳朴的山歌回荡在小山坡,不远处的草丛,时常有云雀扶摇盘旋而上,一面不住唱歌,向碧蓝天空中钻 去,仿佛要一直钻透蓝空。而伏在草丛中的云雀群,却带点鼓励意思相互应和。鸟儿的应和歌声,伴随着赶马女孩子的山歌,俨然形成一场场美妙动听的歌会。

在云南,大伙儿唱得最热闹的歌会叫作“金满斗会”。有一次在龙街村子里举行,附近几个乡村男女老幼百多人,纷纷相聚住处院子两楼和那道长长屋廊下, 六人围坐一矮方桌,足足坐满了三十来张桌子,每桌各自轮流低声唱《十二月花》,和其它本地好听曲子。声音虽极其轻柔,合起来却如一片松涛,在微风摇荡中舒 卷张弛不定,有点龙吟凤哕意味。仅是这个唱法就极其有意思。唱和相续,一连三天才散场。

云南的歌会表面说辟疫免灾,主要作用还是传歌。由老一代把记忆中充满智慧和热情的好听歌声,全部传给下一辈。反复唱下去,到大家熟习为止。因此在场 年老人格外兴奋活跃,经常每桌轮流走动。主要作用既然在照规矩传歌,不问唱什么都不犯忌讳。就中最当行出色是龙街村子一个吹鼓手,简直像是一个“歌库”, 除爱情故事,此外嘲烟鬼,骂财主,样样在行。即便年纪已过七十,牙齿早脱光了,却能十分热情整本整套的唱下去。

云南不愧是民谣的家乡,不仅形式各样而人人都乐于参与、传唱。恰是归功于这些活泼热情的万朵金花,将老辈的勤劳智慧代代相传,云南的歌会才被保留至今。以此任何形式的人类活动,热情传承才得以在民俗文化上留下瑰丽的一笔。

1 comment to WJ13-2-04:解析《云南的歌会》

  • 忆言

    《云南的歌会》问题十分典型,主要有三点:
    1. 文不对题,文章中有太多和歌会没关系的事物了。作者已谈,但希望可以再详细点,一一列举全文的无关事物。
    2. 逻辑混乱,作者第三段已谈,建议再完善至通顺,容易理解。原文作者写一个事就联想到另一个事,写一个物就跑到另一个物,还是想到哪写到哪,乱!
    3. 堆砌词汇,这篇文章不是堆砌名词和形容词,是堆砌动词。一个简单句非要插入好些个分句,堆砌动作,意图生动,但真的令人讨厌。、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