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13-2-01:解析《灯光》

忆言,03-31-2015

中国人最熟悉的艺术角色莫过于八路军。在电影里、小说中、舞台上,八路军的故事随处可见,连教科书也不例外。《灯光》是人教版六年级语文下册的一篇散文,王愿坚执笔。作为一篇回忆录,可以这样写;但作为一篇入选教材的范文,这篇文章足可以被认作是渣文。

文不对题是缺陷之一。本文题目是灯光,所以内容应该围绕灯光。但细读全文,读者会发现,除了开篇和结尾有关灯光,文章主体几乎与灯光无关。倒数第三 段是全文高潮,但核心是火光,仍然不是灯光。相比之下,一次伏击,或伏击见闻更适合作为本文题目。跑题,是写作最容易犯的错误,不论是新手,还是名家。有 时,跑题是作者无意中出现,而有时,跑题是作者刻意“张冠李戴”,为了宣传。本文,更像是后者。

逻辑不清是缺陷之二。战场上,军人打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事件经过王愿坚一“加工”,却有了不一样的效果。第七段中,郝副营长说:“赶明儿胜 利了,咱们也能用上电灯,让孩子们都在那样亮的灯光底下学习,该多好啊。”按此逻辑,似乎没有八路军的胜利,孩子们就无法在灯光下学习。事实上,民国时 期,上海、徐州、南京都有电灯厂,国民用电灯已经不是新鲜事,倒是内战的爆发迫使许多电灯厂关闭。所以,郝副营长的逻辑并不成立。当然,郝副营长可以这样 说,但作者引用时需加思索,尤其在教材,否则会误导学生。

逻辑不清还有一处。原文第四段已经明确,郝副营长当晚的作战任务是攻破围墙。然而,倒数第二段,作者却讲:“这位年轻的战友不惜自己的生命,为了让 孩子们能够在电灯下学习,他自己却没有来得及见一见电灯。”作者一句话,一个普通的士兵就成了英雄。似乎全中国的孩子们能用上电灯,都是郝副营长的功劳, 而打死郝副营长的国民党则理应被歼灭。事实上,这场战役与电灯、与孩子都毫无关系。偷换概念,混淆读者,本文实无资格入选教材。

颠倒黑白是缺陷之三。原文第三段谈到:“挺进豫皖苏平原的我军部队,把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师紧紧包围在一个叫沙土集的村子里。”此处所指国民党陆军第 74军57师,事实上是抗战时期的英雄部队,被称为“虎贲军”,最著名的战役是1943年11月的常德保卫战。他们以八千之师对阵四万日军,在易攻难守, 装备悬殊的情况下,造成日军近23000人死伤,最后仅剩师长余程万等200余人幸存。此役在2010年被拍成电影《喋血孤城》。这样一支军队,没有在抗 战中覆灭,却在内战中被全歼,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作者王愿坚,身为中国人不去感谢国军,反而赞颂全歼国军的共军,这是中国人的耻辱。

事实上,以散文的写作规范衡量,《灯光》一文很平凡,入选教材没有资格。他的入选体现了中国教育的根本特征:政治导向。也就是,学生可以表里不一、 可以逻辑混乱、可以颠倒是非,但绝不可以对政府有意见,对政府必须要感激、要顺从、要寄予希望。教育如果是以人为本,不是以党为本,那么中国教育就是失败 的教育,接受中国教育的孩子就是残次品。“脑残”一词虽是近年来才兴起,但脑残症状在中国已经传播了世世代代,并且还在继续。

黄涛,11-14-2014

《灯光》是一篇记叙文,被编入教版六年级语文下册,课文见附件一。在这篇课文中,讲述了作者回忆中的一个小故事,对战争中的革命烈士及后世社会现状的赞扬。一直以来,人们普遍倍受深远影响,但从客观上看,这篇课文却有以下几点缺陷。

这篇课文的整体结构很混乱。从文章本身来看,文章的主题是天安门光明又温暖的灯光,或深深的回忆,后面又写故事中的火光,突出的重点是郝副营长,这 让人分不清写作重点是什么,很难抓住中心思想。因此,标题与主题不太契合。其次,首段中说天安门的灯光,第二段由天安门前想起的“多好啊”引出故事,这似 乎与灯光没联系。接着,从第三到十一段,都在叙述回忆中的战事,当中提到了电灯光,但不是作为主体陈述。最后,说郝副营长的愿望没实现,也没看见过电灯 光,以看见灯光就想起战友结尾。这篇文章中的灯光是多余的,逻辑表达非常混乱,像是一个人在闲言碎语,不够规范。

这篇课文不适合作为教材范文。作者想通过天安门的灯光,引出战友的故事,在歌颂革命烈士的同时,叙述战友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以战争胜利来说明这 种愿望已实现。教师借此教导学生,今天的美好生活建立在烈士牺牲的基础上,来之不易,要倍加珍惜。单看文章,这种思想表达看似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文章被编 入教科书,教师这样教学生,则会适得其反。比如:学生了解战争中的生活是艰苦的,比较之后,会觉得自己当下的生活是完美的,对于封闭的中国学生来说,不了 解国外的发展,选择享乐于生活现状。在这样的教育中,学生永远看不到中国社会发展低劣的实质,没法接受中国社会不好的现实。因此,此文的思想表达与教学目 的都是不恰当的,没有给学生正确的引导。

《灯光》一文没有清晰的结构与正确的教学思想。对任何一篇课文来说,结构清晰便于理解,正确的教学思想引人走向正道。对此,《当代文集》提出了较为 规范且适合教材范文的写作标准,即:文章应具有“简洁、流畅、完整、意深、美感”五项写作要求。而与之相反的是“堆砌词汇,结构混乱,无病呻吟,颠倒黑 白。”,被称为“渣性”。如果一篇文章不符合《当代文集》的写作要求,且具有四项渣性的其中之一,它被称为“渣文”。

《灯光》不符合《当代文集》的写作规范,因此是一篇渣文。在这篇渣文中,其混乱的结构会导致学生的思维混乱,不正确的教学思想会导致学生价值观扭 曲。在中国的语文教材中,类似这样的渣文还有很多,它们毁人不倦。如果语文教材不改,渣文将泛滥成灾,而受害的不仅仅是学生本人。

————————————————————————–

【附件一】

灯 光

作者:王愿坚

我爱到天安门广场走走,尤其是晚上。广场上千万盏灯静静地照耀着周围的雄伟建筑,使人心头感到光明,感到温暖。

清明节前的一个晚上,我又漫步在广场上,忽然背后传来一声赞叹:“多好啊!”我心头微微一震,是什么时候听到过这句话来着?噢,对了,那是很久以前了。于是,我沉入了深深的回忆。

1947年的初秋,当时我是战地记者。挺进豫皖苏平原的我军部队,把国民党军五十七师紧紧地包围在一个叫沙土集的村子里。激烈的围歼战就要开始了。天黑的时候,我摸进一片茂密的沙柳林,在匆匆挖成的交通沟里找到了突击连,来到了郝副营长的身边。

郝副营长是一位着名的战斗英雄,虽然只有二十二岁,已经打过不少仗了。今晚就由他带领突击连去攻破守敌的围墙,为全军打开歼灭敌军的道路。大约一切准备工 作都完成了,这会儿,他正倚着交通沟的胸墙坐着,一手夹着自制的烟卷,拿着火柴盒,一手轻轻地划着火柴。他并没有点烟,却借着微弱的亮光看摆在双膝上的一 本破旧的书。书上有一幅插图,画的是一盏吊着的电灯,一个孩子正在灯下聚精会神地读书。他注视着那幅图,默默地沉思着。

“多好啊!”他在自言自语。突然,他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地问:“记者同志,你见过电灯吗?”

我不由得一楞,摇了摇头,说:“没见过。”我说的是真话。我从小生活在农村,真的没见过电灯。

“听说一按电钮,那玩意儿就亮了,很亮很亮……”他又划着一根火柴,点燃了烟,又望了一眼图画,深情地说,“赶明儿胜利了,咱们也能用上电灯,让孩子们都在那样亮的灯光底下学习,该多好啊!”他把头靠在胸墙上,望着漆黑的夜空,完全陷入了对未来的憧憬里。

半个小时以后,我刚回到团指挥所,战斗就打响了。三发绿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接着就是震天动地的炸药包爆炸声。守敌的围墙被炸开一个缺口,突击连马上冲了进去。没想到后续部队遭到敌人炮火猛烈的阻击,在黑暗里找不到突破口,和突击连失去了联系。

整个团指挥所的人都焦急地钻出了地堡,望着黑围墙。突然,黑暗里出现一星火光,一闪,又一闪。这火光虽然微弱,对于寻找突破口的部队来说已经够亮了。战士们靠着这微弱的火光冲进了围墙,响起了一片喊杀声。

后来才知道,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是郝副营长划着了火柴,点燃了那本书,举得高高的,为后续部队指了路。可是,火光暴露了他自己,他被敌人的机枪打中了。

这一仗,我们消灭了敌人的一个整编师。战斗结束后,我们把郝副营长埋在茂密的沙柳丛里。这位年轻的战友不惜自己的性命,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在电灯底下学习,他自己却没有来得及见一见电灯。

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在天安门前璀璨的华灯下面,我又想起这位亲爱的战友来。

1 comment to WJ13-2-01:解析《灯光》

  • 忆言

    1. 文章结构不算混乱,天安门开头,陷入回忆-记叙事件-总结-天安门结尾
    2. 原文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文不对题(作者已谈),我想补充的是,原文的形式主题更像是“伏击”,或“战事回忆”,或倒数第三段高潮部分的“火光”,这些都与灯光无关,文不对题;原文第二个问题是逻辑混乱,原作者话里话外透露着一个意思:没有共产党先烈,就没有灯光,比如原文“赶明儿胜利了,咱们也能用上电灯,让孩子们都在那样亮的灯光底下学习,该多好啊!”,再比如“这位年轻的战友不惜自己的性命,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在电灯底下学习,他自己却没有来得及见一见电灯。” 这里的逻辑问题建议作者分析一下,围绕问题:电灯、孩子和学习与战争有关系么?民国时期究竟有没有电灯?
    3. 作者倒数第二段议论略为啰嗦
    3. 最后,不建议使用《当代文集》的字眼,令人糊涂,可用当代汉语写作规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