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器官》

徐舟, o1-29-2015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戴维.乔高(David Kilgour)及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David Matas)2006年7月份在渥太华向媒体公布《调查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报告一经发布,立即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关注。此报告认为,对非自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量器官摘取的情事做出曾经发生,且至今仍然继续存在的结论。人们很难相信,活摘器官这样的行为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但无数事实指证,活摘器官确实发生在共产党操控的监狱。

与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押的一位犯人讲述了自己在狱中的骇人经历。《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讲到,2008年7月,戴维•麦塔斯采访了一位曾经在中国坐过监狱的证人蓝尼(Lanny,化名)。蓝尼不是法轮功学员,他在2005年3月至2007年初2年多的关押期间里,曾被换了17个监号,超过10次与死刑犯共处一室,亲眼目睹犯人行刑前被提取血样,处决当天被数名身着白大褂、戴白手套的人用带红十字标志的白色救护车带走,牢头告诉他,白车是摘器官用的。在里面关押时间长的犯人则告诉蓝尼,在2002年到2003年期间,每个监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

一位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医生的妻子也指证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摘人体器官。位于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其丈夫从零一年底至零三年十月亲手从活人身上摘取了约两千人的眼角膜,他们的内脏器官随后也被摘取。到2004年,该地下集中营的五千多法轮功学员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随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老军医多次投书海外媒体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1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十二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暗指军队和政法系统主导中国器官移植业并控制器官来源。中共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进行全国调配,以保证各地能在短时间内快速找到供体,而无需与法院、医院、器官中介或关押场所打交道,无需走法律形式,无刑场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无后顾之忧,一切按照军队特有的隐秘、集权方式进行,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进行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

根据中国分析家、人权调查员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令人不安的新书《屠杀:群体杀害、活摘器官和中国解决异议人士问题的秘密解决方法》,实际做法远远更为恐怖。中国政府已承认一直在使用死刑犯的器官来做移植。来自中国的器官——有时辗转进入美国人的身体,不仅仅取自北京当局声称的死刑犯,也来自良心犯,尤其是被当局禁止及嘲笑的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从未犯下或被控死罪。更加恶劣的是,当局不等他们死亡就摘取他们的器官。葛特曼写道,为了提高移植成功的机率,这些器官常常是在囚犯还活着的时候摘取的。葛特曼估计,迄今为止,有超过64,00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活摘器官。截 止至2000年中期,葛特曼估计在中国至少有100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其中许多再也没能重见天日。到2005年,法轮功的调查员报告说有3000名学员 死于酷刑。葛特曼说,我知道他们给出的这些数字能经得起外界推敲,所以“实际数字无疑会更高”。

活摘器官在中国是一项交易,军队、法院、医院构成一个庞大地活摘人体器官系统,只要你修炼法轮功就会遭到迫害,就会被活摘器官。活摘器官这种反人类罪行,理应遭到人民的唾弃,它泯灭人性中的善,鼓励人性中的恶,任何社会都不能容忍这样的行为。我希望更多人一起来关注法轮功这个受迫害的群体,阻止共产党活摘器官行为。人们说希特勒是20世纪的大恶魔,但较之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他们的罪行已超出了希特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