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经历

徐舟,06-01-2015

我,徐舟。那天我正在浏览中文境外网站。校长唐根明打来电话,让我下午1点抵达学校。我问:“何事?”电话里一阵静默,我似乎感到有事要发生,但还是认为应该是学校有特别会议。

下午1点,我来到学校图书室开会。刚进去一分钟,就听见一帮人脚步声传来,然后他们走进来。一个50岁左右的瘦高个夹着公文包,在长圆形会议桌东端坐下,掏出一沓稿纸。这是什么会议?我还在等待下文。忽然不知道是谁提起了我的名字,然后看见南侧席位上一个40岁模样,痩脸瘦身材的女人问我:“你是不是在网络上发表过法轮功的文章?”

原来,这不是学校会议,而是专门针对我的一次审问 。就像所有包袱在一瞬间抖落,我之前的悬疑释放得如此痛快淋漓。我立即回答:“我是在网络上发表过法轮功方面的文章。”我坐在北边,向对面的女审讯员问道:你们是国安局还是公安局?对方向我出示了工作证,我看清了上面显示的是网络警察,名字:陈素华。

对我的审讯从这一刻开始。她问:你信法轮功吗?我立即明白回答这个问题具有巨大的危险。于是我立即决定,不说信,也不说信,而是告诉她我认为对法轮功需要具体讨论。她马上接着问:“那你跟你同学和朋友说过这些吗?”我明白,他们想在我的社会关系中寻找更多的嫌疑人,这也是一个把人带进风险的问题,我立即回答:没有。那你认为法轮功在搞政治吗?我说,她只是搞体育锻炼的群体。审讯员立马回我:“不对,法轮功已经在搞政治。”“你为什么要发表政府迫害法轮功,支持法轮功的文章?”我很坚定的回答:“我撰写的文章内容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任何人都有宗教信仰和言论自由权,我撰写文章支持他们没有错。”

对于我的回答,他们很不满意,便转而对我用刑。我被狱警按在椅子上,中指被插上竹签。当时我疼得直冒汗,心脏感觉被人用手捏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来。他们一边扎我中指一边说:“先你尝尝这种滋味,看你还敢不敢坚持宗教自由,支持法轮功。如果你屡教不改,等待你的将是监狱和更多的酷刑。”我知道他们所言不假,如果不遵照他们的要求去做,我可能就再也无法重见天日。迫于无奈我在审讯记录上签字,按上指纹。

最后,他们给我定了两项罪名。当时,一个刑警让我在表格上签名,我一看,那是两张调查指控表。上面显示指控我的两项罪名——“煽动颠覆政府罪”和“扰乱公共秩序罪”。

罪名被定下后,他们马上带人非法搜我的家。我被警察粗鲁的塞上警车,沿着九曲十八弯的乡镇小路,来到了租住的出租屋。我的房子很简单,屋檐触手可摸,里面的东西也不多,他们很快就把房子搜索了一遍。最后拿了个一页列着《物品清单》的纸让我签字。就在以为他们马上会离开时,我再一次被强行塞入警车,带往警察局。直觉告诉我,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事实证明,这种感觉是对的,在警察局,我被作为“活供体”。

器官的“活供体”。在拍照、录指纹和笔迹书写这些程序完成后,我被他们强行抽血。很多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在被活摘器官前,曾被抽过血。我很清楚,此刻的我已成为“活供体”。只要有人需要器官,血型又与我匹配,我就会被活摘掉器官。出乎意料的是,被关押一整天后,我被哥哥从警察局带回来了。事后,才知道原来是他花3万元,将我保释出来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